漫談大理白族“三道茶”富含的美學意蘊

  撰文︱關茶

  編輯︱Candylan

  圖片︱關茶

  白族“三道茶”是大理白族人民的一種茶文化,歷史悠久,其飲茶的歷史是從唐代開始的。早在南詔時期(公元649-902年),唐代樊綽著《蠻書》“云南管內物產第七”載:“茶出銀生城界諸山,散收無采造法,蒙舍蠻以椒、姜、桂和烹而飲之。”

  到明代,《徐霞客游記》中有“一清、二鹽、三蜜茶”的記載。

  文學巨著《紅樓夢》中元春省親中有“茶已三獻”的記載。從史料上分析,白族“三道茶”是在長期實踐中逐步發展起來的一種習俗。

  “一苦二甜三回味”的大理白族“三道茶”既浸透了白族人民豁達好客的濃情蜜意,也蘊涵著無限深邃的人生美學哲理,它有自身與眾不同的特點,還具有美的特征:形象性、感染性、社會性以及新穎性等。

  美的事物和現象總是形象的、具體的,總是憑著欣賞者的感官可以直接感受到的。不論是自然美、社會美、還是藝術美,作為內容和形式的有機統一,都有一種感性的具體形態,它們的內容都通過由一定的色、聲、形等物質材料所構成的外在形式表現出來。正如白族“三道茶”以它“一苦二甜三回味”的具體內容和形式充分地表現,內容和形式有機的統一,人們通過品茶可以領悟人生的哲理意蘊,這就是美的形象性。

  美不只是具體的、形象的,而且還具有很強的感染力。它不是直接訴諸于人的理智,而是訴諸于人的情感,通過它以情感動人、激勵人、愉悅人。車爾尼雪夫斯基說:“美的事物在人心中所喚起的感覺,是類似我們當著親愛的人面前時洋溢于我們心中的那種愉悅。”而“三道茶”是白族用來款待賓客的最高禮遇,據說最初用于長輩對晚輩前來求藝學商時舉行的一種儀式,寓意要想學得真本事,首先要吃得起苦,只有經過艱苦的磨練,才能享受到人生甘甜,而且只有嘗盡了人間甜酸苦辣,才能領悟到人生的真諦。正是這樣美的事物,才激發人感情,使人們的精神上得到很大的愉悅,喚起人們追求美好的生活。

  美的社會性首先表現在它對社會生活的依賴,美來源于人類的社會實踐,是一種社會現象,同時也表現在它的社會功利性上,人類之所以需要美,追求美,就因為它對自身有用。白族“三道茶“從它淵源的民族文化和歷史發展來看,其社會效用主要為陶冶情操,豐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愉悅人們的心情,啟發人們的思想,這一切使白族人民的視野更加開闊,品格更加高尚,靈魂更加純潔,精神更加振奮。

  如前所述,美來源于人類自由自覺的實踐活動,是人的本質力量的感性顯現。由于人類自身自覺的活動總帶有定的創造性,人的本質力量又是積極的、向上的。因此,美必須同人類社會進步相聯系,是流動的充滿生氣和新穎性的。

  隨著對外經濟交往和文化交流活動的不斷深入以及旅游業的發展,1998年下關茶廠根據民間習俗傳統的“一苦二甜三回味”的特點,將50克云南下關沱茶、50克感通茶及50克蒼山雪綠組裝成白族“三道茶”的用茶;并采用現代科技方法將大理乳扇、核桃仁、蜂蜜、生姜、紅糖、桂皮、花椒、芝麻等配料經過精制分道組合后進行真空充氮包裝制成了當今名符其實精美的白族“三道茶”。同時,旅游部門把白族“三道茶”與白族歌舞服飾表演系統地、完整地結合起來,使白族“三道茶”演變為一種別具特色、新穎的“文化茶座”。

十大熱門
活躍作者